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用户
  • 版块
帖子
UID: 2371707
性别: 保密
发帖: 1056
19168
1192
149
注册时间: 2011-06-06
最后登录: 2020-07-24
鲜花 [992]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8 17:57:20
— (汝鄢立夏) 你的这几个帖子都格式不对哟,快回来修改! (2016-12-22 08:54) —

书籍封面:可有可无,按各位亲的意愿
书籍名字: 老照片
作者名字: 杨涿
原创网址:如若实在找不到请在[原创网址]后说明网上找不到之类的话语
原址不详
章节数目及文章大小: 1
楼层布局:(指你发的在线短篇所占的楼层)1
文案:(有则写否则无)



奇怪的梦
    我是个爱怀旧的人。旧的东西往往可以让人想起许多难忘的回忆。
    我至今仍保留着一张泛黄的照片,那是我小学时全班的集体照。一群系着红领巾的孩子开心的笑着,后面,静静的流淌着一条美丽的河。
    我爱回忆,很渴望想起随时光逝去的童年,可我每次看完那张照片的晚上都会做同样奇怪的梦。梦里那条河静静的流淌着,我就睡在河里,河水仿佛要把我永远吞没,河畔上有一群穿着各异的人,他们围着一团红色的东西哭着笑着却看不清他们的脸。每次我都会从梦中突然醒来,带着恐惧。
    可我从没向老爸提起过这个梦。我知道,老爸是绝不会允许我用这种恐怖的方式描述梦里的那个地方的,因为那是他们曾经的伊甸园。
    那是老爸老妈那些知青当年下乡的地方。老爸常说,那里有茂密的原始森林,每一棵树都要几个人环抱,那里有一条美丽的乌拉嘎河,河水常常泛着金色,那里的土地和河水一样纯净,还有和李奶奶一样淳朴的人……老爸说,无论是谁都不会选择离开,那里有他们太多的回忆。所以,他们一直留下来,直到我小学毕业。
    我快过十八岁生日的时候,老爸要带我回小镇,回到我们曾经生活了很多年的地方,去看看那条河,去看看带我长大的李奶奶。
    晚上,我又翻出那张老照片,可是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笼罩在周围,我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照片有些稍稍的泛黄,每个孩子的笑都有些莫名的恐怖。我和好朋友韩冰手拉着手站在最前排的中间,其他孩子和我们一样傻傻的站着。我猛然发现左上角那里似乎空了些,却不确定当年是否有人站在那。我数了数,一共有39人。心里突然有种怀疑,我记得当时是40人吧?
夜里,我突然从梦中惊醒,那个奇怪的梦又一次出现。
          重回小镇
    火车在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中穿行,带着我朝曾经的回忆驶去。
    老爸老妈一阵激动,两人欢呼着抱在了一起。我远远的看见一条河,在夕阳的映照下泛着金色,很美,却让我莫名的恐惧。没错,和梦里的一样。
    下车后,我兴奋的跑向远处一个婆婆,尽管很多年不见,可是不知为什么,我就是能感觉出她就是李奶奶,仿佛我们前世就见过。
    李奶奶把我搂在怀里,笑着说,“涿儿几年不见,长得有屋檐高了,成了小伙子了!”
我抱着李奶奶,突然有种安全的感觉,仿佛她才可以让我忘记那个梦。
    晚上,我就睡在李奶奶家的一间老屋子里。
    这间屋子很多年没人住了。我把自己蜷在被子里。一股霉味渐渐传来。灯光很暗,我听见旧挂钟敲了十二下。我有点不敢睡,望着屋里的一切感觉似曾相识。我起来坐在一张破旧的写字台前。
    打开抽屉,一本年代久远的相册静静的躺在里面,泛出岁月的味道。
    第一页是一个女孩的黑白照片,她梳着两条好看的麻花辫,水汪汪的大眼睛,灿烂的笑着,很美。再向后翻,空的。直到最后一页才又有一张合影,几十个知青站在河边,都是二十几岁的样子,穿着那个年代特有的衣服,甜美的笑着,仿佛对未来充满希望。右下角的时间标着:1977年8月。
    我忽然发现中间的那个人好像是年轻时的老妈,她向左微靠,仿佛和谁手牵着手,可那里是空的,什么也没有。
    我仔细看后面的背景,一条泛着波光的河,没错,八月的乌拉嘎河,我们小学时去过的。我忽然想起那张老照片,两张的背景一模一样!难道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联系吗?

          远去的故事
    我问老妈乌拉嘎河是不是流淌着她难忘的回忆,老妈叹口气,默默的点点头,然后开始讲她们曾经的知青生活。
    她们当年就住在乌拉嘎河畔的小木屋里,周末河畔的空地就成了她们展示青春的舞台。她们在那里歌唱红太阳,演小话剧,扭大秧歌,也在那里合影。
    我问她是不是站在中间,左边牵着一个什么人的手?老妈半天没有说话,好久,才告诉我。她有一个非常要好的姐妹,李梅,她们每次都一起演出,她们的节目也最精彩,二人小合唱无人能比。拍照那天,同志们让她们姐妹花站在中间,老妈就牵着李梅的手留下灿烂的笑容。
    我拿出她们的合影,老妈的泪水夺眶而出。照片上那个位置是空着的,什么也没有。我和老妈感觉到事情的怪异, 面对面,说不出话来。
里面果然有故事。
    李梅是李奶奶的侄女。老妈她们下乡时住的地方和李奶奶很近,李奶奶总是变着法的送去好吃的东西,狍子肉,野鸡汤,榛子,松籽……原始森林里的特产她们都尝遍了,哪个幸运的小伙子赶上也能饱饱口福。
    李梅那时长的特别漂亮,以前的学习成绩也一直很好。喜欢她的男知青特别多。但李梅只和一个好,他送过李梅一条红色的围巾,李梅也常偷偷给他洗衣服。两个人偷偷发过婚誓,要留在那片大雪纷飞的林海里,相守一生。
    别人都希望他们能在一起幸福的生活,那真是般配的一对。
    可是有一天,老妈她们一起去山上伐树,她们穿行在没膝的雪地里,不停的锯又高又粗的红松。也许是劳动强度过大,李梅突然晕倒。她们匆忙的把她送到卫生所,医生检查完吞吞吐吐说没什么。可后来,听说她有先天性的心脏病,是不能结婚的。没想到,那个男知青听说后就再也没有来找过她,不久就被保送去上大学了,再也没回来……  
    李梅每天都在乌拉嘎河畔等他,带着那条红围巾。鹅毛般的大雪又纷飞了整整一个寒冬,可那个男知青一点音信也没有。李梅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整天嘴里不知道说些什么。春天来了,乌拉嘎河恢复了她纤细的躯体,静静流淌过这个美丽的地方,流过小木屋,流过她们拍照的地方,流去远方……
    就在那个满是美好回忆的河畔,李梅投河自尽了。人们发现时,岸上只有一条红色的围巾轻轻的随风舞动,仿佛一颗脆弱的心,那样的无助。
……
    我想起那本旧旧的相册,那张照片应该就是李梅吧?可为什么在合影里又突然消失了呢?
             古老的传说
    我每天依旧在旧挂钟敲响十二下后才渐渐入睡,而且依旧感觉到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我就像被裹在一个半透明状的物体里,外面的一切模糊不清,我一个人躲在里面瑟瑟发抖。
我又拿出那张老照片,仔细的看每一个地方,看每一个人,我想知道究竟有什么不对劲。睡意一点点袭来,我想明天还是去找韩冰吧,他一定会帮我的。
    夜里,我又一次从噩梦中醒来。
    乌拉嘎河静静的流着,流过我的头顶,我一点点下沉,仰起头时,看到岸上有团红色的东西,一群人样子各异,面目狰狞,对着河里哭着笑着……
    我见到韩冰,他已经和我一样高了,也是一小伙子。他问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脸色很苍白,像乌拉嘎冬天的河面。我没说什么,拿出泛黄的老照片给他看,我说你感觉出有什么不对劲吗?他说是有点不大对,总感觉像是少了点什么,但是不知道究竟少什么。我说,你数一下人数,39个。我们面对面,他眼睛瞪得老大——没错,原本是40个人的,少了一个人。
    我给他讲老妈他们知青时代的故事,和那张77年的合影。我告诉他,李梅死了,照片上她那个位置就空了,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说,“杨涿,我想起来了,你看,咱们照片上的左上角本来是有个人,他那时最高,就站那了,所以应该是有印象的。三年前,他来乌拉嘎河畔玩,有人看到他似乎听到了什么,一愣,就跳到河里去了,可是再也没上来。从那以后,这里的水越来越浑浊,也越来越大,附近住的人夜里也总能隐隐约约的听到奇怪的声音。现在,他死了,照片上的位置就空了出来,难道?——”,我们都明白了,原来这里真的有个让人琢磨不透的事情:在乌拉嘎河畔拍照的人,只要他死了,就永远从照片上消失了。     韩冰说镇上曾经有个古老的传说,如果一个人在乌拉嘎河里淹死了,只能在河底静静的等待三年,三年后,必定会有另外一个淹死的人来接替他,然后他就可以走了,去转世做人……
    我看见韩冰一脸恐惧,自言自语道,“三年了,又将有一个人要重生,可是又要有一个人要去接替。”
                      难以置信的事
    我依旧睡在李奶奶的那间老屋里。可是这几件怪事却让我难以入睡。
    我这时就会和李奶奶聊天,只有和她聊天的时候我才不会害怕。
    李奶奶没有子女,她说老爸老妈就是她的孩子,我就是她的孙子。她每天都送来亲手做的各种好吃的,可我没有胃口,我仍处于一种不可言语的迷惑中。
    一天晚上,我从韩冰那里回来。推开门时,看见李奶奶正把那本相册塞进写字台。我问,“奶奶,她是你的侄女吧?”
    李奶奶叹了口气,说,“是,可是已经死了好多年了。她太傻了。”
    我说,“奶奶,这里不是有个古老的传说,说人若是死在乌拉嘎河,三年后就会重生吗?”
    “是啊。可三年后这里只出生了一个孩子。”说完,李奶奶抹了抹眼睛,推门出去了。
    我一夜没睡。脑子里忽然有了许多奇怪的念头。
    我跑去问老妈,“李梅死的时候距我出生有多久?”
    老妈一脸惊恐的说,“三年。”  
    那个古老的传说就像让我害怕的乌拉嘎河一样,静静流淌在我的脑海里。我是这样想的:难道我是曾经的李梅?
    韩冰来找我,他的脸色也不好,好像发生了什么事。他说他也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恐惧就在他周围。
    我们拿着老照片又去了那个河畔,那个每次出现在我梦里的地方。河水静静的流淌着,在夕阳的映照下很美,泛着金色。可是谁又知道里面到底藏着什么呢?
    突然,我听见河里有声音在呼唤我的名字,一种说不清的力量牵着我朝河里走,我头也不回,忘记了一切。
    我想起了那个梦。此时此刻,我却仿佛回到了梦里,河水在我头顶静静的流着,我透过河水隐约看见岸上有各种穿着怪异的人,他们哭着笑着,面目狰狞。他们追赶着远处一团渐飘渐远的红色,我终于看清楚了——一条红色的围巾。
    视线渐渐模糊,我渐渐下沉,阳光渐渐变暗。
    突然我听见韩冰喊我的名字,然后跳进来抓我……可他转眼没了踪影。
    我听见一阵狰狞的笑回荡在我周围,对我说,你来过了。
我醒来时,一个人浑身湿漉的躺在河畔。我看到那张老照片就静静躺在不远的地方。 我爬过去,拾起来。有些泛黄的照片,还是一群孩子傻笑着的合影。我数一数,38个。
    照片上,我向左微倾,仿佛在和一个什么人手牵着手,可是那个位置没有人,什么也没有……  

====END===
【下载说明】
  如果提示您的货币不足5 ,无法下载附件!——请参考此贴:一 分 钟 搞 定 100 财 富!
  成为饭饭VIP会员可以免费下载本站所有书籍,点击这里加入VIP
  论坛屏蔽迅雷\快车等P2P软件下载,请点击附件名称直接下载
  普通会员发书区的书籍需要版主审核完毕转移到书籍大板块才可以下载。发书就有奖励
1条评分财富+60
汝鄢立夏 财富 +60 6个帖子,版主修改后评分,以后记得按格式发帖 2017-06-01



UID: 2924103
性别: 保密
发帖: 627
1
44
61
注册时间: 2014-02-16
最后登录: 2019-12-26
鲜花 [4]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6-11-18 19:04:12
这惨兮兮的言语  不忍心看
UID: 2008123
性别: 保密
发帖: 3940
23173
374
0
注册时间: 2010-07-06
最后登录: 2020-08-10
鲜花 [3]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6-11-18 19:06:33
谢谢楼主分享
UID: 3033924
性别: 保密
发帖: 2743
59936
577
0
注册时间: 2016-05-09
最后登录: 2020-08-11
鲜花 [1]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6-11-21 00:00:24
謝樓主分享
UID: 1827341
性别: 保密
发帖: 165
1171
19
0
注册时间: 2010-02-18
最后登录: 2020-07-31
鲜花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7-01-23 11:24:10
感谢分享,不错
UID: 3033924
性别: 保密
发帖: 2743
59936
577
0
注册时间: 2016-05-09
最后登录: 2020-08-11
鲜花 [1]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7-01-31 00:00:48
謝樓主分享
UID: 2924627
性别: 保密
发帖: 442
735
35
0
注册时间: 2014-02-20
最后登录: 2019-01-23
鲜花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7-02-04 10:57:13
謝謝樓主分享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